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会资料王中王 > 正文
散文 周长征 :那年第一次进济南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浏览次数:次 发布时间:2019-10-27

  那年,公元一九八二年,瓢泼大雨的那一天,一个不好的讯息彻底把我击垮!这是母亲走了三个月后的又一个炸雷之讯。

  复读一年又名落孙山!我本已羸弱不堪的身躯,仿佛掉进万丈深渊。挣扎跳动着的心方能证明我还是一个活着的人。多年的努力将付之东流,迈出农家门的愿望再一次破灭。我把自己关进屋里,两三天不愿意见人。

  一夜间,我额头右侧突然长了一片黑色晕痣,如一滴蓝黑墨水滴在纸面上,浸洇一片,任由香皂液反复洗涤,均无效果。

  我怨,世道对我不公;我恨,自己还不够努力;我急,没脸向任劳任怨的父亲和腰杆累弯了的奶奶交代……

  弟兄四个,作为排行老大的我将何去何从?二弟为了我继续复读早早地辍学,刚刚失去母亲的我们多么希望能有一个走出农家门,哪怕当一名工人给这个千疮百孔的家带来一丝光明啊。

  见此情景,性格内向的父亲咬了咬牙:再复读,明年继续考!我坚信风水会轮流转,孩子,先去济南看病。

  于是,父亲向邻居借了辆自行车,带着我去了禹城火车站。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,说是火车,其实就是一个挂了几节车厢的绿皮大闷罐,没有窗户,没有走廊。我站了一路,也挤了一路,人们争先抢着所谓的好位置,浑浊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。火车出奇得慢,像头病牛,喘着粗气,走走停停,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济南站,一路翻江倒海的胃终于得以休息。

  那时的济南还不是很繁华。偶尔能看到有几辆无轨电车竖着两根天线穿梭而过。十字路口红绿灯下,熙熙攘攘的骑自行车人群集聚在斑马线前,拥挤着等过马路。走出火车站票务大楼,回首再仔细看了看这个长得有点怪模样的建筑,觉得有点遗憾,不像心目中省会城市的样子,没有高耸如云的楼厦和气派豪华的广场,则没有喧哗热闹的商场。汽车站大楼咋有点像画本里见过的基督教堂,楼沿尖尖的,窗子窄窄的,楼体的颜色也都是暗暗的。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山东省会济南吗?心里不由地泛起一丝小小的失落。

  太阳已经落西。此时肯定不能去西郊皮肤病医院看病了,只能在济南过夜。许是坐了半天火车颠簸的缘故,忽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。于是找了车站对面一个小餐馆,想吃点东西。问了价格,一碗面条要一块钱,这么贵啊!我们县城才五毛钱。摸了摸内层衣兜里几张纸币和几枚硬币,思量了许久,还是算了吧!花两角钱买了路边摊上一包瓜子,磕着瓜子挨时间又充饥。

  回到教堂式的候车大厅,说是大厅,和现在的相比不能同日而语。空间不是很大,间隔着有几条木联椅,隔段靠在厅的边上。有三三两两的旅客坐在上面,有的横躺在椅子休息,有妇女抱着婴儿喂奶,有几个男人端着搪瓷缸喝着水,一手攥着饼子啃着,我想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农民工了。我坐在一个靠大厅门口的一个联椅上,边嗑瓜子边欣赏着门外的风景。

  夜幕渐渐降临,天上的星星们都踊跃地蹦了出来,一眨一眨窥视着这个大千世界,地下的灯光和天上的星光相互闪烁着,呼应着。望着遥远的星空,繁星点点,我的心仿佛也升到那里,感到好敞亮,好清爽……

  吃完了一包瓜子,坐得腿感觉有点麻,遂站起身来,踱出大厅门口,忽然看到对门霓虹灯闪耀着的是个电影院。我是个宁可不吃一顿饭也要把电影看个遍的电影迷。村里放电影,看完一遍不拉倒,得接着跟随去周围村里连着看完才罢休。看到电影院,我就来了精神,这不是现成的“电影旅馆”嘛!既能挨过一夜,剩省下住宿费,又能欣赏电影,一举两得。

  从醒目的电影宣传画得知,当晚要放映的是『一江春水向东流』,正是我向往要看的剧目。花五角钱买了票,随着一群男男女女检票进入院内。他们或谈论着,或微笑着,有情侣模样的人或牵着手,或相拥着。眼前的情景,让我忘却烦恼,忘却此行的目的。

  我开始蠢蠢欲动,我羡慕,一个少年的心在羡慕中荡漾。我羡慕那些城里的男孩女孩,我羡慕那些成双成对挽着手的恋人。在我们村子里,家庭条件差点的,娶媳妇就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。然而,我今天却破天荒有了一丝蠢蠢欲动,有了非分之想。不安分地扪心自语: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,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呢?我心砰砰乱跳,真想捧一把凉水浇一浇自己火辣辣的脸。

  那一夜,我的心不再平静,也不再安分。在幻想酝酿一个理想的将来。并不仅仅是跳出农家门,也不仅仅是满足温饱,能够进入高等学校读书深造。

  银幕上播放着的电影让我渐渐进入梦乡……我梦见,我挎着书包步入一个很大校门的大学,也左手拿一包瓜子,右手挽着一个美丽姑娘,相拥着走进电影院……

  那夜,是难以忘怀的一夜。看完一个片接着又买票看了下一个片,直到天亮。至今想起来,还十分念怀车站对面那个通宵电影院。是它鼓起了我的勇气和梦想,也横下一个信念——农民的儿子也能够走进城市!

  第二天,不到六点就去找到前往西郊皮肤病医院的公交站牌。凭着花一毛钱买的《济南市公交线路图》,按图索骥,没费多少气力顺利搭上了公交车。坐上车,照旧地颠颠簸簸,记得坐了三十多站才到达西郊皮肤病医院。

  从那次,我突然地长大了。我学会了坚韧平和,理解了博爱坚持,懂得了随遇而安。

  转眼,时光推着年轮,载着曾经的理想和愿望已走过几十年。那次的电影院旅馆,始终是我挥之不去的记忆,而这个经历渐渐成为我今后快乐生活的动力。经过努力,结果来年顺利考试中第,进到梦寐以求的大学,领到了一家几代人梦想的工资和粮所里的公粮。当了老师,当了法官,当了公家人。

  沉浸了这么多年,依然泛起过去的事情。工作之余,我喜欢写写东西,回忆一下过去,也经常走近电影院看看大片。最近,还特地去了一次济南火车站,当下的繁华,旅人的熙熙攘攘,车流的川流不息,找不见那年那次与济南站初识的模样,那座基督教堂似的候车大厅也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想到那夜,我觉得,那是一种满足,一种遥远的满足,一种埋藏在内心深处许久的满足……

  【作者简介】周长征,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。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鸡汤,偶有兴致写小说散文诗歌,还有山东快书、快板书之类。多篇作品被《最高人民法院》《山东法制报》《齐鲁文学》《鲁西诗人》和公众号发表,搜码网ww999030com他用无效”。2019-09-28,有散文和山东快书在文学期刊《参花》刊载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wm2i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